当前时间: 设为主页 加入收藏
最新通知
联系方式

联系人:乐总

联系电话:0871-67379978-803

联系地址:昆明市呈贡区小洛阳街道办事处东盟未来港M7栋6楼

emil:postmaster@ynlmnk.com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动态 > 最新通知 >

神雾环保股东会争辩“信心与黄金”董秘:我们也被欠薪还在努力

发布时间:2019-05-29 11:09 丨 阅读次数:

十多天前,面对神雾环保(300156,SZ)迟迟未能复工、身背百亿元债务的困境,董事长吴道洪曾表示,“信心比黄金更重要”。

十多天后的5月24日下午,特地赶到北京昌平参加神雾环保股东大会的投资者们最期待的,便是从此次交流中看到神雾环保的“信心与黄金”。

神雾环保到底什么时候能走出困境?高管何时会履行增持承诺?这场没有董事长吴道洪出席的股东大会持续了2个多小时,在场仅有的4名投资者不断抛出提问。

可截至股东大会结束时,无论是复工计划还是管理层增持神雾环保股份,神雾环保方面都没有给出明确的时间表。

“我们有信心今年恢复生产”。神雾环保总经理罗湘楠向N+财经表示。在两年都未成功引进战投,政府纾困基金也尚未到位的情况下,神雾环保的“信心与黄金”从何而来?

两年波折自救路:找不到黄金

“引进国投、战投已经说了两年了,为什么到现在还毫无动静?”当神雾环保的股东大会进入交流环节,一位特地从四川赶来的投资者迫不及待地抛出了这个问题,质疑神雾环保为何一拖再拖?

对此,神雾环保董秘孙健表示:“我们不是说不想办,我们也(被)拖欠工资,我们也没工薪收入,真的是想办,只不过目前来说,引入战投不是特别容易,还在努力。”

实际上,早在2017年下半年,因被质疑通过关联交易增加收入而爆雷的神雾环保就开始频繁与地方国企、投资机构接触,不断邀请各方前往神雾环保调研,希望引入战投。

2018年5月初,神雾环保曾一度公告称,神雾集团已与战略投资者金沙江资本控股企业上海图世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上海图世)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书》和《增资协议书》。上述协议显示,上海图世拟出资15亿元认购神雾集团增发股份及提供流动性支持,其中以3.5亿元认购增发股份,其余11.5亿元用于支持神雾集团及其子公司。此举曾被视为神雾环保“复活”的希望,但截至2018年8月1日,11.5亿元的款项实际仅投入5990万元。

对此,罗湘楠在股东大会上表示:“11.5亿迟迟没有到账,是因为金沙江没有(募集到)钱。它本以为市场的资金很多,认为通过设立一个基金很容易就能拿到钱,但没想到后来也比较困难。”

而在神雾环保看来,要再找寻到更好的战投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孙健表示,实际上公司已经找了很多国企、央企寻求帮助,但大家还是比较谨慎,而马上到下半年,国企、央企可能也都不会大量投资。

另一根救命稻草:纾困基金未落地

除了引进战投,纾困基金是自去年来民营企业遇到融资困难时的另一根救命稻草,是各地政府针对外界关注的“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等问题,建立的纾困“资金池”,用以支持上市企业开展股权融资。目前,已有一些纾困基金落地,帮助企业解决了融资难题。

“所以说我们其实还是对公司有信心的,要不然我们不至于八、九个月不开工资(还在工作),两个月不开工资我们就走了。”罗湘楠说。

战投没有着落,纾困基金亦尚未落地,面对如此局面,神雾环保仍主要把希望寄托在债委会(控股股东神雾集团及上市公司各金融债权人自发组织设立的债权人委员会)上,期待债委会能继续投入或引入资金到项目,从而盘活整个公司。“我们还保留先进的技术和骨干人才。” 罗湘楠如是表示,他认为这些能帮助神雾环保做到只要复工,就可以顺利恢复经营。

但在一名参会的投资者看来,这也是不切实际的幻想:“这就是一个很荒谬的事,你欠了别人这么多钱,还指望别人继续‘出血’救你,这本来就是一个小概率事件。”作为一名IPO律师,这位投资者认为,神雾的大股东应该尽早做破产重组,再引进战投,否则面对目前高达上百亿的债务,没有人敢于接盘。

去年,他曾把这一破产重组计划写成文件发给了神雾环保的前任董秘,但他表示仅收到了对方回复的客套话。“估计不到走投无路他们不会走这一步吧。”他表示。

神雾环保不认为自己面临着极大的暂停上市风险,面对公司2018年年报已被出具无法表示审核意见的情况,神雾环保高管层在股东大会上表示,今年肯定会比去年更好,并且认为,即便没能复工,也可以坐下来跟业主方谈,进行合同更改,拿回部分应收款。

管理层迟迟未增持:看不见的信心

但参会的股东并没有这么强的信心。在会上,他们纷纷对神雾环保一份马上到截止日期的增持计划表示关心。“6月份就要到期,但是我觉得管理层好像还没有行动”,一名股东在会上直接质疑道。

实际上,股东口中所说的增持计划目前已延期了半年,该计划本于2018年年初发布,刚好出现在神雾环保终止重大资产重组之后的暴跌背景下。公司公告显示,此份增持计划的主体为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吴道洪;副董事长XUEJIE QIAN;董事高章俊;董事及总经理刘骏;董事及董事会秘书卢邦杰;监事会主席杨晓红。以上增持人员计划在12个月内进行增持,增持金额不低于5亿元。

然而,一年时间过去,计划不但没有实施,神雾环保还发布了一份“拖延计划”。

2019年1月19日,神雾环保发布公告称,神雾环保召开的第三届董事会第四十七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实际控制人、部分董监高增持计划变更的议案》。议案内容显示,这次的增持主体变更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吴道洪;董事高章俊;监事会主席杨晓红;总经理罗湘楠;副总经理孙健;财务总监李允鹏;神雾集团副总经理汪勤亚。上述人员计划在2019年6月27日内对神雾环保进行增持,累计增持金额不低于2亿元,不高于3亿元。

在这一份延期计划中,不仅增持主体发生了变更,而且增持金额也大幅缩水。这立刻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2019年1月22日,深交所发来问询函,直接质疑原增持计划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炒作股价、误导投资者的情形,以及是否存在故意不履行增持计划的情形。

后来这份增持计划变更方案最终并未获得通过,截至目前,神雾环保管理层没有进行过一次增持行为。

“实际上,对我们普通投资者来说,这是个态度问题,是个信心问题。管理层增持给大家的印象是很好的。因为到现在,没有一点点增持信息,我认为这对企业的形象也是不好的。”一名股东在神雾环保上表示。

对于股东迫切希望看到管理层增持以重拾信心,孙健在股东大会上表示,之所以目前仍未有增持行动,涉及的一个因素是前一次的变更计划未通过,增持方案回到原来的版本,而在原来的方案中,原定的增持人员都已经离职了。

面对股东大会上神雾环保管理层这样的回答,另一名股东只能无奈地表示:“反正我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神雾环保要么就是买错了,要么就是买早了。要是买错了,我就把亲戚朋友的帐户兜底,自己的就不管了。”

(文章来源:N+财经)

友情链接
首页|关于我们|新闻动态|产品展示|服务领域|工程案例|招贤纳士|联系我们|访客留言|资料中心